ALOUS=爱洛思。
如果为杀了我这件事感到难过的话是可能有塔利亚碎片出现的。

#少年们的非日常#六兆年五周年纪念#

乱码课实在太无聊了只好写这个了(……
虽然有点晚了但是要知道我可是真心的爱着六兆(xxx

——————————

那些都是在无限长的时光里发生过的事了。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轮回里,初次感受到的手心的温度与他人的善意,名为自由的风从耳边掠过的回响,还有阳光鸟鸣花香,无边无际的黑夜里的灿烂星河。

他记得她的眼里是无尽蔓延的炽热的冰蓝色,5mol/L的Cu2+的海洋。

他们逃出去的夜里是彻夜雨。在枝条掩映的空隙中,不住地从全身各处晕开的冰凉触感间,两个人的手却是紧握的,相视一笑时眼底的光芒划破黑暗。

名叫AI的少女问他的名字。

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回答“我没有名字”。

于是从那日起riku这个名字就与他的生命缠绕在一起。不论是第几次的灵魂转生,记忆全部消去也罢,他说,我叫riku。

那么多次的人生他只记得他自己是谁,却忘了面前薄鹤色头发笑颜对他的少女的名字。不过反正存档点还在,有大把时间给他们重新开始。偶尔他却是保留了所有记忆,记得曾经的一切,每一次的生命轮回里有她。但他再次在无情殴打的间隙间缩到囚牢的角落,闭上眼告诫自己下次的轮回不要再记得。每一次眼睁睁看着AI的死就像是把他的心脏生生剁成两半,六兆次的轮回记忆累积下来的话,他所有的早已不是一颗心脏,而是一滩。不,还能再分下去,分子原子中子夸克,1/x的水平渐近线。

“那下次我还怎么把我完整的一颗心给她?”他对着面前不靠谱的神明小姐说,语气云淡风轻好似那颗早已碎成渣渣的心不是自己的。原本对插科打诨得心应手的粉发女孩此时少见地沉默,直到整个空间再次分崩离析。

然后终有一次死去的不是AI而是他。在逐渐模糊的视界里他看见女孩哭喊着他的名字向他跑来,他终于心满意足地闭上双眼。

那么多次都是我负你,终能护你一次周全。

再一次的轮回转生似乎隔了格外漫长的时间,睁开双眼再次看到的也不再是被时光遗忘的那无名村落,他也不再是被永远束缚责罚的不祥少年恶鬼之子。

在喧嚣的都市里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不需背负前尘数不清的记忆与宿命,齿轮平稳地旋转了十六年。

他高中入学那天,在全新的班级里按座位表排序快要轮到他自我介绍。他前面的桥立同学和紫藤同学依次说过了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就该他站上讲台。还没等他说出riku这个名字,突然再次感到被硫酸铜的海洋淹没。

他向着水流的源头望去。

「果然是这样啊。」他微微朝着那个方向笑了。

————————END

总之(你不要再总之了)又是什么任性的自我脑洞产物(……
世界观:以前riku所经历的转生都是被剧本所安排好的,riku死后AI和maki之类的一群人联手破坏了被强加于自己身上的宿命,……新一次的转生就不用按着那个蛋疼的剧本走了!就是这样!可以自由地活着了!(x
感谢观看一不瞎几把就又开始各种刻意的根本不知道简单句是什么并没有sentence fluency所以让人读着特别累的这个鬼东西(……

#少年们的日常#透明人五周年纪念#



大家好这里是透明子厨hitomi(x

-

“好无聊啊不如来玩捉迷藏吧——”
在某个城市里的某个方形公寓建筑里的客厅里的某个少年喊道,然而在一秒钟后旁边的另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就给他毫不留情地泼冷水。
“重置子为什么你明明活的最久看起来却最幼稚……”
“但是难道不是很好玩吗!”被称作重置子的少年开始辩解,旁边的预知子看一眼他再看一眼站在不远处一脸怨念地看着他的透明子,“就算可能很好玩但是透明子的能力不是等于直接作弊吗!”
那我不玩不就好了,透明子在心里这么说,他觉得重置子给出的解决方案和这个大概差不多,啊总之可以逃掉就好。不过重置子似乎想的和他完全不在一条线上,反而是很兴奋地提出“这才好玩嘛。”
“这里全部的人都是鬼,一起来找透明子,看谁先找到,而你——”他转过身用柯南说犯人就是你的手势指着透明子,“你能力随便用,只要不出这个屋子。”
“所以说我果然还是没逃掉吗!说起来规则被你魔改成什么了啊!”
重置子不管透明子的抗议,自顾自高声说,同意请按1!
“1” 这是从被炸黑的厨房走出来的maki。
“1”
“1” 这两个是从某个房间探出头的riku和AI。
“1” 这个是正从楼上往下走的miri。
“1” 这个是刚从门外走进方块的yui。
“1” 这个是原本在客厅另一角看书的yun。
“1。”重置子说,胜券在握地单手举着一个表示7的手势,“八对二耶预知子透明子你们就乖乖一起玩吧!顺便提一句所有人能力都无限使用哦。”
“不能不玩吗!”预知子试图反抗。
“我觉得重置的提议很有意思诶就玩一局嘛!”maki扑闪着亮晶晶的紫色的大眼睛端着新鲜出炉的炒蛋凑了过来。
“……………别逼我们吃我们玩儿还不行吗。”

所以现在透明子就这么缩在了自己房间的角落。
他本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原则呆在了自己的房间。……明显到了无力吐槽的程度,不过反正没人看得见不管了。
最开始他本来是想装作配合意思意思躲一下的,然而等半天都没人来找他也就觉得没啥意义了,啊自己大概是被忘记了吧,这种事无所谓了习惯了还是看书去吧。这么想着的他从床底下随手抽出一本书,也没上桌也没撤透明状态靠着墙坐在地上就开始读。
认真到有人站在了他面前都没察觉到。
下一秒就被揉了毛。
他下意识地抬头,看见面前人熟悉的面容,略带些不情愿地说再这样我要长不高了。预知子俯视着他说够啦够啦你都是这儿最高的了。而且你真的有在玩儿吗。
有啊,只不过看起来没人找我。
我不是找到了吗。预知子走上前一步,和他一起坐在墙边。
“靠手机的对吧?”
“被你发现了。”预知子一脸无所谓,“又在看什么呢……哇苏菲的世界吗?”
“毕竟我们用的是这个理论嘛。”透明子回答,随手翻到下一页。
“本来想着今天就休息吧没想到你对这事还这么热情啊wwww”预知子像想起了什么一样一下笑了出来,“还真要感谢神明大人,要不是他们杀掉了洛瓦西之林的守护者并打开了门,我们现在大概一点进展都找不到。”
“嗯……”透明子头都没抬。
“你完全没在听我说话吧!”预知子凑到透明子面前一下提高了音调,“说起来你都被我找到了游戏就该结束了,走啦去找maki他们。”
透明子于是就任他把自己拉起来往外走去。他猜现在外面大概没人,谁知道方块家的人每天都往哪儿跑。
总之他的猜测有一半是对的,第一眼他确实没看到人,因为在走出房间的第一步他就被砸了蛋糕,也顺便消了他的透明力场。
“我今年生日作者的作者都没给我写生贺呢透明子你很厉害啊。”刚刚砸了他蛋糕的重置子这么说。“完全就是偏爱嘛!”
“如果你对maki做的蛋糕有兴趣的话那我送你吃了吧。”透明子冷漠地把脸上的奶油抹下来。


嗯,今天的方块家也在不停尝试怎样突破自己的世界呢。



总之是术勺相关,不过放在这儿剧透一下大概也没啥关系反正也没人看嘛(x

#少年们的日常#riku生日快乐#

在那一刻到来之前,他从未想象过他人手心的温暖。尽管这个场景他早已见过太多次,却从未幻想过它发生在自己身上。
此刻真真切切传来的他人的温度与指尖的柔软,让他有些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他几乎要慌张地甩开那只明显只带着纯粹的善意握紧他的手,若不是另一句话语阻止了他毫无意义的行为。
“一起回家吧。”
握住了他双手的少女仰头看他,澄澈的蓝色眼眸中只是洁净如水,没有一丝一毫他见惯的恶意。
她应该不是与我常见的那些人抱着同样的心理。就在那一刻他擅自地认为。
可是,家?
不,我既没有家,也无法回家啊。他晃动了一下被铁链束缚于柱上的右手,又挪了挪被沉重的镣铐缠绕的双脚发出铁链相互碰撞的声响。试图传递「我被锁在这儿」的信息。
只能这样传达啊,因为我连舌头和名字都没有。

“啊,是这样吗。”
少女低头看了看粗大的锁链,皱起眉做出似乎有些苦恼的神色。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清楚,我不知道,他人的想法我一点儿也不了解。若是说将他人的话转达出来,那就是因为我是受诅咒的孩子。我是恶鬼。已经记不得被限制自由,锁在这个狭小的房间之内的时间有多久了。一直以来我只是接受安排而已,因为那是我的错。
他看着面前的少女,试图传达这样的含义。
在对方神色变化的一瞬间他意识到她再次理解了他想说的话。简直是个奇迹,语言在这样的交流中,就像不需要了一样。
作为一个尝试,他再次把他的话语试着用眼神传达。
因为受到诅咒,所以只能被禁锢在这样的场所,否则会给村子里的人带来危害。这是为了大家考虑,是为了大家的安全。
“这不是你的错呢。”
少女轻轻说道。
他的呼吸在那一刻近乎停止。
“其实riku想要逃出去的话也是可以的。凭你一定能做到,可别觉得有负罪感,如果你逃离了这里,村子里的人也不会受到伤害啊。”
……等下这话说的好有道理,我怎么从来没想过呢。新世界的大门向我打开了……。
“只是铁链而已,铁链而已呢。”她说。
下一刻随着少女的动作,他理解了她话语的意义。
少女轻轻蹲下身,念起几乎使人舌头打结的晦涩难懂的咒语,手指从他脚腕上的铁链划过,几乎是神明所为一般,那粗大的铁链竟就这么断裂。
?!!
“riku,你想要逃出去吗……?”
少女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再次看进他双眼,似乎要穿透他心底最深处。
……当然想啊。
他点头。
得到了应允的答案,少女松了口气般再次露出微笑。“那就继续了哦。”

未等她再次开口,门外传来异样的声响,随即越来越大,嘈杂着接近。
“有谁接近这里了吗?”
“是,是那个女巫……?!!”
少女的眼神突然溢满恐惧,在他明白情况之前,门,被突然打开了。
人群的惊呼声响起,有人咬牙切齿地骂道
“你们两个,破坏我们和平的人,还混在了一起?!去死吧!!”
下一刻,就如预谋已久了一般,少女的胸口被刺穿,惊惧的表情还凝固在脸上。
在那血色中他一阵眩晕。


永恒时光静止的空间之中,名为maki的少女静静看着面前的女孩。能辨出那就是刚才被称作女巫,被愤怒的村民杀死的孩子。
“又失败了?你究竟要尝试多少次才肯停下。”
“我也不清楚。”少女沉吟。“我只是想救他,看到他那个样子,无法控制的,知道必须救他。不论是多少次死去,都无所谓。”
“你还真是坚持呢……那么,祝你成功。”maki一如既往地嗤笑着,世界在她的轻语声中再次崩毁。

————
我又回来了(。
还是妄想
下次没准会和人合写p主异能小说(x(别信

#少年们一致觉得maki有病#对不起这是预知子的生贺·补#

抱歉拖了一个多月(坦式掐眉)
———
「明天会下雨。」
我什么时候订了天气预报的服务吗……?
预知子看着自己手机上闪现的新短信自言自语。他开始怀疑昨天遇到的那个粉色头发神经兮兮的女孩子是这件事的主使,如果因为这个而把自己的话费吃掉导致得用午饭钱去充值手机这可说不过去了,
反正总之先取消掉这个服务吧…



居然取消不了吗!太过分了!这简直是流氓行径!那么我去换个手机号吧,不对我该换个手机………
预知子在这么想的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换个手机要省多少餐饭的钱。
“话说我昨天到底和那个女孩子说了什么,居然不知不觉的就申请了这个服务…等等好像是预知未来来着?!”
啊,想通了,原来预知未来就是天气预报啊,说好的代价,就是午饭钱而已。
既然我获得了这么厉害的能力,我就要用它来造福世界!
突然兴奋起来的预知子.jpg

次日预知子加入了学校的广播站负责播报天气。

maki:…为什么最近老是收到三号问我天气的短信呢?

—————
某瞳有话说
对不起这个本来能成为一个准时的生贺然而当时在写好的时候忘了保存我就这么一蹶不振了(x
当时写的和这个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啊?!当时是中二满满的预知子和maki的能力对决啊?!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

#少年们的日常之前#yui酱生日贺#

是个随便写的东西(。
--
在那一刻世界都静止下来,原本二人所站立的喧嚣的十字路口的一切凝滞了,一点一滴剥落而下。最后残余的只是透明的,勉强能看出是盒子一般,仅承载着她们的空间。
“六兆年前埋下的罪孽,你还想着让我来偿还吗?”
露出了纯粹的不屑眼神,yui一步一步走近maki。
“啊啊…这种事,我也没有办法,神明的能力只是随机落到了你身上而已。”
“…切。”
从紧咬的齿间啐出这个音节。少女眯着眼,居高临下一般俯视着面前仅仅是露出了十分悲伤神情的maki,直勾勾地盯着她的双眼,嘴角扭曲成一个勉强看得出的微笑。
“我拒绝,听好了,我拒绝开启转生能力,你不能像原来那样道德绑架我——也不能再为了达到你所追求的目的,继续伤害他们。”
她缓缓抬起头,澄澈的眼中只倒映上了yui的身影。
“求你…我从未求过人,你也知道,这是初次。我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不但是我的愿望,也是…他们的愿望。”
“你懂什么!”莫名地激动起来的yui嘴角颤抖着,双手一把扣在了maki肩上。“谁给你的自信去这么说?谁让你有权利代表他们?!重置子,透明子,预知子,riku,AI,yun,每一个都不是你能随意操纵的玩具啊!”
随着语调逐渐抬高手指也不知不觉扣得越来越紧深深陷进maki身体,直到她压抑着地呻吟了一声,yui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太过火了而松开了手。maki只是失神暗淡着眼光,自言自语一般的音量。
“重置子他啊,已经念叨着不行不行这样糟糕的人生这种话很久了,透明子他成天觉得他是个垃圾想要消失,预知子对明天的恐惧一刻都没有停止过,我想救他们出去,从这个循环往复的,连人生轨道都给他们定好的世界里出去。那样他们至少不会这么痛苦吧。”
yui看着她说完这么长一段话,表情并没有丝毫变动,让人怀疑她是否还在听着。沉默了几秒,再次带上了嘲讽的语气开口。
“那你加油,我是累了。我不愿意被卷进你这个不知何时为止的计划,我不愿继续背着六兆五千三百十二万四千七百零十次的宿命,你只能一个人继续走下去了,那就先让我休息一下吧。”
yui轻甩手腕,袖中跳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在maki能反应过来阻止她之前,向自己的喉咙扎下去。
随着喷溅的血液一同飞散去的是这个透明的空间,她独立在旋转起来的五边形碎片之中,呆呆地看着面前掠过的记忆中的残像。
故事的齿轮再次开始运转。

——————
(。
大概是我以前写的kemu小说里面最神经病的一个部分(。
类似于kemu写了个剧情虐这几个家伙所以他们就想联手反抗kemu(作者)啥的…
yui妹子只是拒绝了继续反抗啊(摇头
(所以说还是妄想…?!抱歉yui酱生贺晚了(。

#少年们的日常#1220透明子生快#

不行我得把它改了 改完再发

#少年们的并不是日常#桥立四岁生日快乐

「我总有一天会消失的嘛,」少女背靠在墙壁站着,摇摇晃晃地,视线投向靠在一旁书柜上看书的少年,「那时候你怎么办呢。」


「等到了那一天自然就知道了。而且你消失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少年只是平平淡淡事不关己的语气,甚至没有把目光从书上移开,这也激起了对方的不满。一手拍在他头上,「你小子真是不懂感恩,谁把你带这儿来的?」

「那是谁给我重置键把我逼到这儿来的!天天吃你煎蛋你以为我们很乐意吗。」


少年更是振振有词。少女愣了一下,神情突然落寞下来。收回目光盯着自己脚尖。好一会儿才再次开口。


「也不是我想啊……但是我对不起你,你们,这种事是当然的啊。无可否认。不管是煎蛋还是其他那些毫不讲理的命运。」

她的笑颜慢慢变的虚幻扭曲。


「这种事我也知道。不是你的错什么的……」


少年一字一句地说,这一次没有看她也没有看书,只是望着窗外的远方。


「你放心,我不是有重置键吗,不管三千年还是六兆年,我只想活在有你的时间里。」

-------

如果我也有重置键,我也想只活在有kemu先生的时间里。

人生重置键投稿四周年恭喜。


……maki重置这对cp不是一直很可爱嘛……!!!!

#少年们的日常#发条三年贺#

“maki酱生日快乐。”


桥立君一本正经地这么说着,然后被maki塞了一嘴螺丝。


“只要留一口气就行,反正你重启就没事了。”


“我哪里招你惹你了?!”


“啊,就是想欺负一下。”


//////


“maki生日快乐。”


根本没有防备地被漂浮的蛋糕拍了一脸。maki冲进洗手间三两把抹掉奶油以后愤怒地找罪魁祸首。找不到。


岛草平你躲得过十五也躲不过初一。maki愤愤地想着。


/////


“maki生日——”


对着又一个砸过来的蛋糕,maki握着紫藤君的手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然后下一秒紫藤君就跪着求她放过自己的手机。


/////


“诶,你生日啊。”


今天的riku依旧啃着苹果。对着maki挥了挥手“快乐。”


“哪有这样的!礼物呢?!”


说着一个苹果就砸过来。

“这也是对我来说,重要的日子啊。”


/////


maki伸手截下一个歪歪扭扭飞过来的纸飞机,展开来,上面同样歪歪扭扭的字写着【到了你最后的生日呢,希望你今天能够微笑着度过,因为也没有明天了。yun。】


随手把纸飞机揉成一团。


yun,suzumu又教了你什么啊。


//////




(一直认为发条投稿日就是maki生日的我(、


反正,又一个三年了呢。

#少年们的日常#riku生日快乐#

完全是混生贺的奇怪东西(……(现在认真写的话就是完全的剧透了(哭(我保证告白日认真来个中篇啦……

#少年们的日常#RIKU生日贺#作者我和你没完#
重置子:说到作者的恶意这点我不能再清楚……你看你们在官方同人里面都有可爱的妹妹和女朋友啦?!(泣
预知子:佑斗的朋友挺好的啦你看看我的朋友最后切开是黑的哟……最后还害的我死掉了……
重置子:而且我还在学校受尽欺凌!夏彦你都是在学校秀恩爱不是吗!吸引仇恨挺正常的。
透明子:能不能……不要谈学校的话题……
重置子:透明……抱歉。
预知子:岩关把草平确实虐的有点……对不起。
透明子:好了啦预知,我可没有那么脆弱呢。虽然说晴香是挺可爱的没错可是那孩子是腐女啊。
预知子:等等透明你说啥---wwwwww
透明子:总感觉那孩子一直在幻想青田x草平这种东西啊!!而且即使说我是草平的本家但是在想到这种东西的时候还是会不小心把自己代入草平的!
预知子:居然吗!那岂不是……
重置子:透明刚刚说了「总觉得」吧。那就是说还没有依据?
透明子:确实没有。
重置子:那乱猜个毛线球……说到代入啊我觉得我看到佑斗那一段……在教室……在教室……我说不下去了!!木本雅彦我真的想杀了你哦?!
预知子:去参加国际木本雅彦追杀协会吧。他们保证让你当队长。
重置子:还有这种东西?我去我去我去我要让他感受到当时佑斗的绝望!
透明子:不管是重置还是佑斗都是洁癖呢www
重置子:他们留下了那个性格……哭泣。
透明子:预知本来是用手机接受短信来预知未来的吧,夏彦用的怎么是牌呢?
预知子:一下档次不够了不是吗。我因为这个忧伤好久了。用牌听起来好蠢是不是!
透明子:对了……gumi汁好喝吗?
重置子:……用牌确实有点蠢哦。
透明子:喂你、你不要转话题!
重置子:转话题的是你哦。刚刚明明是你问预知的。
预知子:重置不要逃避你的过去。
重置子:过分预知?!总是向着透明啊你??而且那是佑斗的过去不是我的!!!而且你知道我看佑斗喝gumi汁的时候多悲伤吗?!
预知子:你也没被作者搞的多惨。你看佑斗有健在的双亲……
透明子:佑斗有健在的双亲……
重置子:……
预知子:你该知足——
重置子:可你们俩看看你们俩的结局都是幸福快乐地和妹子生活在一起简直强力治愈……看看佑斗只能悲哀的继续按键。
透明子:那都是因为你中二。这可不是木本的错。找kemu爹吧。
重置子:可是我还是觉得我的作者恶意最多……
riku:……
重置子、透明子、预知子:……抱歉。
riku:你们、没什么好道歉的。……我的剧本kemu参与的比较多。要算帐的话我去找他。
三人+路过的maki:riku你冷静啊啊啊啊啊!!
---------------
就这么完了?
虽然说是给riku的生贺可是riku就出来了一下下……我有罪x

#少年们的日常#紫藤夏彦生日贺#预透请注意#


-写在前面:
因为这几天都是蹭网所以怕八号蹭不到网就提前发qwq
终于好好写了(不是
life game正式出现KEMU VOXX所以maki酱要好好庆祝哦☆
--
--

紫藤夏彦某天很平常的走在放学路上。不,与平常又有些不同。
……草平这家伙哪儿去了。
因为两人的学校确实挨得很近,岛草平的下课时间又稍早一些,所以他放学了会晃到夏彦的学校门口和他一起回家。总体来说夏彦还是很喜欢草平这么做的。虽然还是会有一点点……困扰吧。毕竟同校的女孩子们会以迷之目光注视二人……
好寂寞好寂寞好寂寞。紫藤夏彦一边踢着路边的石子一边散发怨念。
十分钟后夏彦打开了住所的门。Riku,佑斗和Maki很意外的都在,三人一下看向刚走进来的夏彦,看起来似乎都有点搞不清情况。他并没注意到三人的异样,扫视了一圈「草平呢?还没回来?」
「不是刚刚出去吗。」佑斗转回头低声自言自语一般说了一句。
刚刚出去啊。夏彦一下子放了心。正准备走上楼,Maki在旁边提醒了一句「夏彦你昨天有看过牌吗?」
「啊……忘记了?!!!今天不会有什么事吧?!Maki你一定知道的快点告诉我!」
Maki双手一摊一副无能为力状「最近能力不太好用。」
「居然连神明大人的能力也会不稳定啊,是生病了吗?」Riku从厨房里走出来吐道。Maki瞟了他一眼。
「是生理期啦生理期!」
等等玉川真希小姐居然也会有生理期吗,即使外表怎么看都是女子高中生……夏彦在心里吐槽着上楼拿牌。自己的房间里JOKER牌还是照常躺在桌子上,异常的是牌上淡淡的闪着光。他赶过去拿起牌翻开看。
上面是一条街名。离住所不远。
这种情况以前好像见过!好像就是上次,上次伏见空的那次……!
夏彦拿上牌跑下楼,越过一脸困惑的Maki和低声交流什么的佑斗和Riku跑出门去,顺便回头解释一句「我很快就把那家伙带回来!」

照着地名绕到那个路口。意外的是平时喧闹的街上今天人并不多。夏彦四处张望着试图在看见那个熟识的身影。牌上除了地名并没有写其它。未知的事……未知的?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所以未知就更显得可怕。

「***」

好像是听到了草平的声音。紫藤夏彦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回头看去。街角被一群人围住的似乎就是自家那孩子?
他赶过去。估计是碰上小混混了吧……真是难搞。
「草平?」
夏彦叫了一声,对方下意识地转过头来回应。但同时吸引的也有几个混混的注意力。一个说着「估计是这小子的同伴。来得正好一起抢!」
紫藤夏彦才不管那么多,绕过向他走来的一人,挑了个看起来弱一点的就一脚过去。那人被踢开几步,趁包围圈被打开一条缝就拉着岛草平跑了出来。几个混混才反应过来遭到了反抗,立刻朝二人冲来。夏彦附在草平耳边小声说「还不快透明啊!」
「不行啊我们不能暴露能力的!」草平表示能透明他早就逃出来了。
「那我们绕到那个巷子里趁没人看到我们再一起透明掉啊!!」
草平依言跳到小巷里,握着夏彦的手能力全开。后面的追兵果然失去了方向,一边骂骂咧咧着一边离去了。

「逃过一劫……」
二人的身影在巷子里重新出现,岛草平伸出头确认那几个人已经走了后松了口气。
「你跑到这里来干嘛……」
夏彦回头带着些微责怪的语气问他。对方歪了歪头回答道
「今天是你的生日啊亲爱的紫藤夏彦同学。」

好像真的是这样。
「不好意思完全忘了……」完全蠢了的紫藤同学挠着脑袋笑了笑。「那你到底为什么要来这边啊?」
「嗯……是因为Maki小姐想给你做个蛋糕结果忘记买面粉……就把我派遣过来……」
「所以说不是给我买礼物啊cry。」夏彦故作悲痛状。岛草平笑起来,给了夏彦一个拥抱,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生日快乐。」
---end?

© -ALOUS- | Powered by LOFTER